親子天下 一直是米飛很喜歡看的一本親子雜誌, 

裡面常常有一些很不錯的教育觀念,

而通常關於教育這部分, 都是米飛比較有想法,

所以我都乖乖閉嘴, 聽從米飛的指示   

我覺得其實我比米飛還要怕小孩選錯人生,

因為我也算是很少遇到挫折吧, 所以我自己也很不懂要怎麼面對挫折,

再加上, 我都會把孩子當作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,  <--  是說把小孩當做是屬於自己的就是了 ?

所以米飛常常要跟我說: 其實孩子並不是屬於我們的!  他們有自己的人生!

只是我自己想不通吧~  噗~       可能我還是需要多一點時間吧,  總有一天我會懂的?

 

這篇文章也是米飛分享在FB上, 我就順便收藏到網誌吧!

文章網址

 

看完這篇文章, 我只有兩個期望

第一個是希望以後我能有足夠的能力支持小孩未來做的任何決定 !    

 

還有, 我覺得我從小就是屬於很敢要的小孩!

小時候要搶我哥的玩具, 國中要我爸幫我牽一支專屬的室內電話(比BBcall還好用,哈),

高中就偷叫我哥去買機車給我騎, 上研究所就開始一直開我哥的車,

哈~  隨便回想就一堆耶   

 

 

看樣子我真的是很糟糕, 永遠不知足, 一直在要東西  

 

前一陣子, 保羅沃克車禍身亡的新聞, 鬧很大, 我最大的感觸是!  那輛車...

我高三的時候, 看了汽車雜誌, 就是在介紹日內瓦車展, 是Porsche Carrera GT第一次發表!!!

這輛車的詳細資訊: Carrera GT WIKI 

後~ 一整個超迷這一台阿!!!

我印象超深刻的, 我拿著雜誌, 跟我爸媽還有小舅說: 我以後一定要買一輛!!!    <--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

很慶幸地是, 那時候他們沒有潑我冷水, 也沒有笑到在地上打滾,

因為那時候雜誌上面寫的預估引進售價是 NTD $2000萬 !!!   (現在應該是 3500萬以上)

不過, 也因此, 我就開始很認真念書, 下定決心努力向上, 還把機車還給我哥, 不鬼混了 XD

最後也算是因此考大學考得不錯~ 差1分就進二類組的第三志願吧,  黑馬!

然後, 雖然以上感覺是在講天方夜譚啦~

但是, 大二那年, 某天一早走去女二買早餐, 看到一則令我印象深刻的新聞!!!

聯發科當年的平均分紅 50張, 股價700, 相當於 3500萬 !!!

OMG  一整個重新燃起我的希望阿!!!

這新聞對我的衝擊大概僅次於911攻擊事件吧, 因為也是一早走去女二買早餐就看到的新聞 XD

只是...  現在應該想都不用想了吧~   除非早個10年出生, 不然只是癡人說夢   

 

阿~ 離題了, 總之, 重點就是像文章中說的一樣,

敢要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,

至少會積極努力地去打拼,  <--  然後就很早就結婚生子了? (誤)

希望我也能把小孩教育的這麼敢要!!!   這是我第二個期望!

但是... 還要教育的懂得知足!   (好像在說某人  )

 

 

 

 

 

===== 原文 =====

 

小野:就算選錯,人生也不會毀了

 
小野:就算選錯,人生也不會毀了

圖片來源:林宥任 攝

小野說,他的人生從小就沒有選擇,連去百貨公司買件襯衫都百般困難。但是當他成為父親,他細心呵護孩子的每個選擇,陪伴孩子做生命的大小決定。他相信,選擇沒有好壞,就算失敗、就算走錯路,也都有意義,都使你成為「今天的你」。

小野說,他的人生從小就沒有選擇,連去百貨公司買件襯衫都百般困難。但是當他成為父親,他細心呵護孩子的每個選擇,陪伴孩子做生命的大小決定。他相信,選擇沒有好壞,就算失敗、就算走錯路,也都有意義,都使你成為「今天的你」。小兒小女長大了,現在小野面對生命的選擇時,兒子女兒反而變成他重要的諮詢對象。

- - -

我弟弟小時候和爸爸出門,回程天氣很熱,路上有人賣冰,爸爸問他要不要吃,他搖搖頭說:「我不熱,我不要吃冰。」回家後我爸爸寫了一篇日記,說孩子很懂事,知道家裡窮,即使想吃仍回答不要。

我弟弟做的選擇,滿足爸爸而非自己的欲望。弟弟是我這一輩小孩的縮影。在連飯都吃不飽的年代,生存是唯一目的,怎麼可能讓你做選擇?就算讓你選擇,你也知道哪個選項是大人想要的。

你以為孩子在做選擇,但是他的選擇有兩種:一種是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;另一種是,他的選擇是為了滿足大人,而非自己,像我弟弟和我女兒就是這樣。

我的兒子女兒和我生存的年代不同,他們從小就有很多選擇機會,但兩個孩子從小在「做選擇」這件事上,反應截然不同。

敢要的哥哥,做最大的夢

哥哥很自我,每次都選最好的、最大的、最貴的,總是反反覆覆、猶豫不決。妹妹則很堅定、沒有一絲猶豫,總選擇最簡單合宜的。他們小時候我有種誤解,以為哥哥不懂自己要什麼,而妹妹很會做選擇。

一直到妹妹二十幾歲,跟我抱怨一件往事,我才知道誤會大了。

有次我們全家去香港玩,念國小的哥哥和幼稚園的妹妹,回程可以去玩具反斗城各挑一個玩具。妹妹一開始就挑了個哪裡都買得到、不到一百元的小黑板。哥哥從進門的那刻起,一直挑一直換,最後挑到一個八百元的蝙蝠俠。結帳途中,看見一個限量版、要價四千元的蝙蝠俠,又換:「我要這一個!」他媽媽終於發火了,認為他沒主見,只會選最貴的,不准他買。是我出面緩頰,替兒子說好話,兄妹才皆大歡喜帶著自己選中的玩具回家。

事隔二十多年,妹妹對這件事竟然還耿耿於懷。她說,選完就後悔了,可是我們讚美她的堅定,拿她的表現罵哥哥,所以她不敢換。但她很羨慕哥哥,每次都這麼堅持的要,不惜大哭大鬧,最後都得到想要的。

就如女兒說的,我兒子是要選就選最好的,努力爭取。從小,他喜歡的女生都是全校最漂亮的。高中時我還幫他追過女生,雖然沒追成,他也不以為意,至少試過了。

大學畢業,他想出國念電影,沒拍過電影也非相關科系畢業的他,竟然填了美國電影研究所最好的前十所學校。我在電影圈的朋友笑他;我也勸他選擇符合他程度的學校。他說:「爸爸,出國念書要花那麼多錢,如果不能念最好的,我在國內拿文憑就好。」後來,他被哥倫比亞大學錄取,畢業作品回國也拿到了金穗獎。

他就是這樣,一路都要最好的,努力去要。別的父母可能會罵他一頓,說他好高騖遠、不實際。可是你為什麼要阻斷他對未來的想像?何不讓他去,失敗了再想辦法,只要他願意承擔後果,為選擇負責就好。

不敢要的女兒說:「我要休學!」

從小溫暖體貼、做選擇果斷,人生看似一帆風順的妹妹,高中時面臨了很大的生涯困惑。高一上學期結束,她跟我們說:「我要休學!」

從小在我們家教育下,她知道,生命有許多可能;但她念的明星國中瀰漫著「只有前三志願才是學校」的價值。她那年沒考上前三志願,這個挫敗讓她對自己沒自信、對學習產生懷疑。

我女兒提出想休學,我要她給我半天想想。我和太太去散步,半天後我們同意了,但是有兩個條件:第一,自己規劃休學後的學習與生活;第二,把高一念完再休學。

整個高一下學期,她都在為未來的休學生活做準備。規劃休學後,每天早上七點半聽《空中英語教室》,然後開始一天的學習、創作、看書加強國文能力、找課程補強對天文學的興趣等。家中還留有一本寫滿同學祝福的紀念冊,她向全世界宣告要休學,斷了自己的後路,決心下得很大。

辦休學手續的前一天,她寫了一封信給我,說她這五個月夠了,她其實是在鬧情緒,因為高中考壞了,所以過不了關;現在想通了,決定高中讀完,大學要念設計。想通了,知道念高中是為了什麼,就比較快樂、比較甘願,她選擇念完高中後考大學。

我非常平凡,如果我的孩子很乖、很優秀、一帆風順,我會像一般父母一樣,非常高興。但多數的情況是,你的孩子可能很普通、學業不突出,也沒有特別優秀。我只是很了解,生命本來就是這樣曲曲折折。

我念過生物系、當過生物老師、放棄在美公費攻讀博士的機會返國寫作、寫過小說與散文、做過電影與電視,每次生命的轉換,沒有因此就不害怕。我只知道當老師無法滿足我、我只知道我不喜歡美國的科學家生活,但我喜歡什麼?我並不具體,當我隱約知道這似乎是我要的,我就去追求。

在這樣心情下長大的人,當了爸爸,會很小心翼翼的,不輕易撲滅孩子的想法,不輕易告訴孩子應該做些什麼。

我並不是多麼英明的爸爸,知道孩子未來的道路。我只是真心相信,大人一輩子做這麼多錯誤的選擇,真的沒有比較高明,不會知道哪一個選擇是真正「正確的」選擇。而且,選擇也無所謂對錯。你是誰?你要什麼樣的人生?都會決定你做的選擇

就算選錯了,人生也不會因此就毀了。兒子也曾經問我:「如果我到後來去婚紗店當攝影,你會不會很失望?」我說不會,然後說:「如果你告訴我,我終於明白我走錯路了,或是電影根本沒有路了,你當婚紗攝影把自己養活,有什麼不好?」他說:「這樣根本不需要去美國念書那麼久。」我告訴他,那是你人生中很珍貴、奢侈的一段生活,爸爸可以幫你做到,我也很高興。我大學念生物系四年、醫學院工作兩年,公費到美國念書又放棄,不是浪費了十年嗎?我後來做的電影、電視看似和這些經歷無關,可是我的確因此和別人不一樣。

我為什麼那麼放心讓小孩做選擇?因為我已經看清楚,人生的路每一段都有意義,失敗也好,走錯路也好,最後都讓你變成今天的自己

不抹去孩子對人生的想像

孩子小的時候我很少會跟他們說:「我教你。」只是在他做選擇的時候,陪著他去看,你是怎樣的人?有哪些優點?適合什麼?從他的個性中找出他適合的方向,他會比較有自信,有自信的人比較不容易做出錯誤的決定

現在他們三十歲了,情況卻反過來,我在做選擇時常常需要他們的意見。不久前我第一次寫奇幻小說,寫了三萬字還沒完,我就先寄給兒子和女兒,他們各自回信告訴我可以怎麼寫。我兒子學完電影回來,我剛好要去演電影,我要兒子教我兩招。他說:「有個原則,眼睛不要看對手,一看,鏡頭就會跳對方,你不看,他沒辦法剪,就會讓你整段表演。」我演的時候眼睛就真的不看對方,導演說不對耶,你演七、八次了,眼睛都不看對方,我說我演神經質的醫生,所以眼睛不看對方,導演生氣說:「我演給你看。」我心裡偷笑:「其實這是我兒子教我的。」我問我兒子的時候,我是真的問,打從心裡相信他。

我這方式會把小孩教得比較早變聰明,他有一天會回頭來幫助我。我希望我小孩很聰明,來救我。怎樣變聰明呢?我用我覺得比較對的方式,用開放的、充滿可能的教育方式,其實是期望有一天,他可以幫我解圍(笑)。

延伸閱讀:《有些事,這些年我才懂》  小野著  究竟出版

 

阿魯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